一 瞬 う つ る は 、あ な た の 優 顔 。
  • 如果

    尼莫不住在海里 他可以在水族馆里找到朋友

    如果

    乌鸦不住在树上 他可以在天上边周旋边叫嚣

    如果

    蝴蝶不住在花中 他可以在山谷你拥我挤嬉闹

     

    桂花可以住在搪瓷杯子里 雨可以住在伞面上 月亮可以住在倒影里 月饼可以住在肠胃里 纸可以住在下水道里 黑板可以住在年少里 香水可以住在城池里

    口蘑可以住在时装画册里 木心可以住在悖论里 王菲可以住在林夕里 舒国治可以住在食物里 几米可以住在无尽色块里

    谎言可以住在甜蜜里 舌尖可以住在他嘴里 旅行可以住在下一站里 自由可以住在恐惧里

    渴慕可以住在抽屉里 告白可以住在冰窖里 等待可以住在时间里 再会可以住在铁轨上

    Yalu可以住在WHITE RUSSIAN bEan可以住在咖啡香里  Gabrielle可以住在定格的写真里Chris可以住在构架的小说情节里 清越可以住在自定义的情绪里

     

    尼莫可以住在通入氧气的金鱼缸里 乌鸦可以住在竹笼里自言自语 蝴蝶可以被钉在博物馆的标本展示板上

     

    可是

    如果我不住在这里

  • 窗台上的花草 一起从清早聊到傍晚

    热浪席卷着秋虫 滚烫的叫嚣要让夜色震颤不定

    吵醒了住在画报里瞌睡的猫

    吸口气吹散整齐的刻度 吹乱妹妹呆滞的发

    可你还是热得要脱下衣服裸睡

    南风吹 吹向北 吹得你脸红

    路面浮躁的气息 也都撩人绮思

    南风吹 吹向北

    吹得你 如同一份发烫的默契

  • 甜蜜的负荷 - [模様]

    Tag:

    这两个月里 每天写几百几千几万的字 

    然后 回读 修改 大声朗读 修改 塞上耳机轻念 修改 默看一边 修改 撕碎 扔进纸篓

    我还是不能够果敢地面对真实的自己 和 不真实的你

  • - [物语]

    Tag:

     

    这是个何等光亮的时代 

    光亮得让我睁不开眼  走在庆山东路上的时候  嘴里还不停念叨着  怎么会这么暗 这么暗呢  暗得连听觉都瞎了  只觉有风夹杂潮湿的咸味吹来

     

    拐弯进去  猜测应是这条弄堂  灰黑的弄堂  两边的木栅栏里有几株老樱  都已生出了光鲜的叶  有个黑女人倚在门口  我上前去问她  槐卿先生是否住在此地  她只是讷讷看我  随意一指    笔直笔直

     

    我随她的指示继续往前  拐了个弯后却见是条死路  残破的墙面上留下淡淡字迹  模糊至极  砺且涩的触质引诱我凑上去细看

     

    人间四月芳菲停  芍药色衰玫瑰零

    芳菲二字下 被人用口红划了线  艳艳得叫人绝望  我望着它出神  却已不记得本是要来寻槐卿先生的  还是见不得的好  后来我如此安慰自己

     

    打算离开的时候  我竟拾起块红砖  也在残破的墙面上写字

    落花只是无情物  欺尽春晖秋又来

    随后又想 是否可从黑女人那里要些植物染料  把这堵墙抹成均匀的乌蓝  却又觉这想法太过幼稚  董微小姐也与我约好在海棠路的咖啡厅  便提醒自己应该离开

     

    转过身的恍惚中  突然又察觉明白了些什么 不敢确定 似乎又太纷乱太复杂  想他永远都笑得太开心  或者  哭得太高兴 又觉他和那个讷讷的黑女人不同  黑女人是痴情的

    他或者不会猜忌到我曾来这里  婚姻使他变得愚蠢并且单纯  更何况那于我和他都是场失败谢幕的婚姻

    这样的猜测太复杂  我告诫自己应该停下

     

    再拐一个弯出来  怎么还是这条弄堂  灰黑的弄堂

    这是个何等灰黑的时代  灰黑得让我张大了嘴  却只能一口口吞下这冰冰凉的黑

     

    再后来 我听董微小姐说  那黑女人发疯了一样每日在那面墙上写诗

    还告诉我  有一句是写道

    沉鱼落雁非余意   孤独姑苏台上姿

    随后便仰头大笑起来

     

    听到这的时候  风夹杂潮湿的咸味吹来

    我就讷讷地看着大笑的董微小姐  随意一指  张口只得说 

     

    笔直笔直

     

  • 小镇拐角处的café依旧阳光普照简明扼要     90℃打出来的细致奶泡 在白色瓷杯里注满一上午的悠闲欢快 杂志封面反光刺眼 对我莫名微笑

     

    一直想去寻找纯子对我说起的那烟雨书吧    跟那个叫阿娟的女主人倚着太阳光说话 甚至不用刻意的微笑 紧张兮兮的日子开始变得轻盈起来

     

    坐着阅读流水飞鸟游人被冲散的时间再见    小姐 再续满满一大杯太阳 满溢出来也没要紧 小自私地留给多云阴雨时的自己 好让每日都完美

     

    卡带放了一盘又一盘吱哩吱哩还死性不改    听到累了 唱到哑了 就大杯大杯喝水 难得的自然醒 Sleep through the morning  don’t wake me up

     

    瓶中黑色金鱼和红色鲤鱼习惯在水中倒立    气泡上升破灭她们依旧悠闲自得 贴近肺腑听来自水中的歌声悠扬 能和你们一起sunbath真好

     

     

    昨天姐姐密密麻麻的谈话还没来得及消化    一群鸽子就从头顶飞过 这么冷还出来要到哪里去呢 让我搭一程吧 好更接近日光 飞向未知

     

    门口小公园里的草地枯黄却还有猫咪嬉戏    始终未知 油画上那女人和邻座的女孩是何关系竟如此相像 你说冬天的日子 不辣怎叫美味非常